一、

由于路易波士茶仅生长在世界唯一一个地方叫「塞德堡」,所以我们承诺致力于维护并保存这个原产地。

为了保护塞德堡,我们从单一农场採购我们的路易波士茶,这个农场不仅是第一个荣获生物多样性证书的农场,还在路易波士茶业界保持著最高的评价。这代表著我们的路易波士茶的生长,是以对周围环境的影响减到最低为前提。

为了修复这块保育区,我们与开普省自然保育协会合作,共同帮助拯救濒临绝种危机的克兰威廉雪松树(塞德堡就是以它命名的)。经由红萃雪松拯救计画,我们每年都承诺在塞德堡种植及培养1000棵雪松树。

二、

路易波士茶仅生长在南非西开普省塞德堡区域的高山上,别无他处。这一块精緻的、看似未曾开发的区域(半径仅为110公里),成为了开普鲜花王国的一部分。

世界上仅有六个花卉王国,而开普植物王国是其中最小却最丰饶的。这裡是大西洋和印度洋气流的聚集处,因此造就了塞德堡独特的环境以及极具生物多样性的地区,许多植物仅生长于此,别无他处,路易波士茶也在内。

然而,这个地区正面临严重的威胁,被归类为面临最大威胁的25个多样性生物热点地区的其中之一(一个拥有高密度植物和动物品种却面临绝种危机的地区),对它的维护保育已经成为全球重视的工作。

我们的路易波士茶只採自于单一产地,由家族经营的私有农场种植培育,所有的过程以不危害或干扰附近的动物群或植物群为前提。

我们的农场在2009年成为了第一个荣获植物多样性认证的路易波士茶农场。这意味著,我们遵守了最佳农作种植管理的原则,我们的茶在永续环境保育的方式下培养,将对区域生物多样性的影响指数降到最低,还拿下了78%的历史新高。

三、

克兰威廉雪松树(塞德堡就是以它命名的)仅在塞德堡山上生长,它是世界上仅存活的1000个针叶树种类之一。以前这裡有漂亮的树木和森林,现在几乎看不到了。由于转换大量的土地改用于农业、火耕以及任意砍伐以製作家具和电话杆,这几乎使雪松树销声匿迹,以致于该物种被归类在濒临绝种的危机名单内。在1987年,开普省自然保育协会开始提倡积极复甦雪松树的种植,透过在苗圃裡培育种植刚出芽的幼苗然后再移植苗床到野外,至今,他们已经在塞德堡成功移植了500棵雪松树。

我们某次造访塞德堡后意识到雪松树所面临的困境,因此我们决定该为它做些贡献。透过我们的关系企业Just Trees这个专营批发苗圃的事业,我们开始和开普省自然保育协会合作,而透过我们的红杉木计划,我们决定用两倍的努力,承诺致力于每年在塞德堡种植1000个雪松树。

每年我们都固定在野外以及塞德堡地区进行雪松树的移植工作,在那裡它们会受到开普省自然保育协会的积极照顾,使其恢复昔日的光芒。

透过red espresso®的销售,每个人不管是我们的工作伙伴还是每一位享受我们红色饮品的消费者,你们其实都是参与红杉木计划的一员。